www.3090.com www.3095.com www.3104.com www.3119.com

栏目导航

当前位置:4887铁算盘一句解特 > 4887铁算盘资料 > 正文

中弘咬定重组协议合法真实 加多宝借壳计划或告

时间:2018-09-05   点击:

  “加多宝不爽的是中弘将销售数据公之于众,如果此前口口声声说的200亿收入实际只有100亿,这让加多宝以后怎么面对经销商和客户,有何诚信可言?”

  8月28日深夜,针对深交所的关注函,中弘股份(000979.SZ)发布回复公告,强调《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的签署合法合规、真实有效,但同时表示协议中关于流动性资金支持和资产注入等核心条款对于协议各方不具有实质性约束力。

  “鉴于加多宝集团发表的声明,导致该协议事实上已经终止或随时可能终止。”中弘股份的最新表态,让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此前一天,中弘股份公告披露,公司、公司控股股东中弘集团与加多宝及银谊资本四方签署了《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加多宝及银谊资本参与企业债务重组后,将按照上市公司监管要求,择机将各自相关主业的优质项目注入中弘股份。但加多宝对此矢口否认。

  “加多宝不爽的是中弘将销售数据公之于众,如果此前口口声声说的200亿收入实际只有100亿,这让加多宝以后怎么面对经销商和客户,有何诚信可言?”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认为,加多宝目前最大问题是资金链,若能借壳上市,内外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

  借壳计划意外曝光?

  根据中弘股份27日公布的《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加多宝将对中弘股份及中弘集团进行债务重组,债务重组后,按照上市公司监管要求,择机将各自相关主业的优质项目注入中弘股份。

  这不就是要借壳中弘的意思吗?但加多宝马上予以否认:“加多宝从未与中弘股份有限公司、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签署过《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对协议所述内容全不知情。”声明中加多宝措辞强硬,并表示将通过法律程序查明此事,追究相关方法律责任。

  这不就是要借壳中弘的意思吗?但加多宝马上声明称,对重组协议毫不知情,并表示将通过法律程序查明此事,追究相关方法律责任。

  据记者调查,银谊资本的实际控制人就是黄伟清,因此这份四方协议实际上只需王永红和黄伟清两人拍板即可。至于黄伟清能否代表加多宝签署协议,中弘股份表示,委任书上显示黄伟清为加多宝集团首席执行官,负责集团对外一切事务,认为黄伟清有权利代表加多宝集团签署上述协议。

  对于该份关键的委任书,中弘表示是由加多宝集团所提供,是加多宝集团实际控制人陈鸿道委任黄伟清为加多宝集团首席执行官。接连两日,记者致电银谊资本及黄伟清名下其他公司,均无法与黄伟清取得直接联系和求证。

  而协议中披露的销售数据更是让加多宝暴跳如雷。据悉,2015-2017年,加多宝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0.41亿元、106.34亿元和70.02亿元,后者与公司高管口中的200亿元相差甚远。

  让人更为意外的是,三年内加多宝竟曾两次出现亏损,2015-2017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9亿元和-5.83亿元,公司负债却年年攀升,从2015年的78.14亿元升至去年的131.68亿元。

  双方各执一词。加多宝坚称,公告所述有关加多宝集团经营情况及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但中弘则表示,上述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集团提供,公司已在公告中如实作出披露。

  对此,朱丹蓬分析,2015年是加多宝金罐上市的一年,公司在品牌营销、市场推广方面的投入较大,因此确实有亏损可能。“2016年市场投入减少但加多宝大量向经销商压货,所以利润暴增,但到了2017年整体销售不如意,体量全面下降,再度亏损。”

  盟友倒戈相向

  事实上,加多宝此前已经对外确认公司正谋求上市。今年3月21日,加多宝在其官网刊登“2018-2020年中期发展规划”,其中提到加多宝已启动上市计划,并任命李春林担任集团总裁一职,全面负责加多宝及昆仑山的所有业务。李春林给加多宝确定的未来经营方展及战略目标是,“二次创业、开源节流、整合优势资源、三年内实现公司成功上市。”

  三年内上市为何突然出现在中弘的重组计划中,而且就在宣布启动上市的短短5个月后?在这期间,加多宝发生了一件事,就是与中粮包装(00906.HK)闹翻,后者更联手公司二股东奥瑞金(002701.HK)一同“逼宫”。

  7月6日,中粮包装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对王老吉有限公司(加多宝于香港注册的公司,持有加多宝商标)、清远加多宝草本(加多宝唯一的浓缩液生产公司)以及智首有限公司(清远加多宝草本股东)提出仲裁申请,原因是王老吉公司未按增资协议履行其应向清远加多宝草本注入商标作为实物出资的承诺。

  三天之后,奥瑞金也发公告督促加多宝按照此前双方达成的合作意向,执行约定条款。

  奥瑞金和中粮包装都是加多宝的重要供应商。去年10月底,中粮包装对清远加多宝草本增资20亿元,从而持有该公司30.58%股份,而王老吉公司以商标注入的方式作为增资,作价30亿元,从而获得清远加多宝草本45.87%股份,原100%控股股东智首的持股比例降至23.55%。

  截至8月29日记者查阅工商资料,这一持股比例依然如此。这意味着,奥瑞金至今未取得清远加多宝草本的任何股权。中粮包装方面更透露,今年二季度公司已中止对加多宝集团的两片罐供应。“今年3月开始,我们一个加多宝的罐都不做了。”中粮包装董事长张新在中期业绩会议上气愤地说道。

  凉茶翻身仗再添变数

  经历了与广药的多年恶斗后,加多宝可谓元气大伤,特别是前期的品牌过渡、后来的金罐上市都耗费大量人力、财力。2016年,停产、裁员、资金链断裂等负面消息接踵而至,甚至连当时负责澄清是“对手恶意攻击”的品牌部后来都被撤销。此外,加多宝高管团队也轮番换人。

  今年6月,加多宝重启红罐,李春林更号召加多宝全体员工奋战45天,实现“有凉茶的地方就有加多宝,有加多宝的地方就有红罐和金罐。”但记者走访广州市场发现,市面上的加多宝仍然以金罐为主,部分生产日期是2017年8月生产。

  朱丹蓬告诉记者,凉茶在流通渠道的周期一般是3个月,“这是加多宝终端销售乏力,社会库存高企的重要表现。”与此同时,加多宝多年努力所建立起来的强大经销商体系也正被削弱,部分经销商倒戈到了对手王老吉那里,剩下的也被电商冲击得信心尽失。

  “电商起来后,销售不好做,也做不长久,我们这一片区域都没有业务员跑销售了。”29日,广州中山大道北一家士多店老板对记者说道。而在过去,加多宝的销售人员数量众多,基本覆盖一线及重点城市的各大渠道和卖场。

  记者采访广州多家零售店主发现,大部分士多店主没有进加多宝,愿意进货的大多存货保持在1-2箱,www.pao449.com。他们在上游的供应商处购买100元产品后,供应商会额外赠6瓶金罐加多宝作为赠品。

  广东某地经销商告诉记者,红罐现在拿货价为52.5元箱/24罐,平均每罐2.18元,但很少士多店愿意拿货,“他们最多拿一两箱,只说有的在电商拿还更便宜方便,生意都不好做。”

  朱丹蓬表示,加多宝红罐的铺货根据不同的市场、操盘手、渠道,进展不一样,“西南好一点,广东和北京都非常少,说明整个加多宝红罐的启动并不成功。”在他看来,这主要受经销商的配合度、团队的执行力、罐厂三大方面影响,“因为现在跟中粮、奥瑞金闹翻了,罐体这一块也成为制约红罐铺货的重要因素。”

 
上一篇:市场监管总局发文抽查现制现售奶茶果蔬汁
下一篇:没有了